彰化美食网 >> 西餐

[p]伪异能觉醒 第五十一章 争风吃醋[-p]

2020-07-05

伪异能觉醒 第五十一章 争风吃醋

宴会散去,北河城中的商业街上,两人并肩而行,夏卿语眼神直直的望着前方,谁也没有先开口说话。

良久,终于还是玄衣先忍不住了,他很老套的问候到:“最近还好吗?”

“不好!”夏卿语冷冷的回了一句。

“呃。。。”玄衣顿时语塞。

“这么久没有消息你去哪了?为什么不写信给我?”

“我。。。”玄衣纠结了片刻,自己总不能把遭遇厉鬼、妖鬼等一大堆经历完完全全告诉她,除了徒惹她担心以外并无益处。

见玄衣久久无语,她自嘲的笑笑:“也对,我又不是你的谁,不过是你随手救迅速做出决定——扣住妻子的护照下的可怜虫而已。”说完她赌气似的快行几步,将玄衣丢在身后。

“卿语,别生气啦!”玄衣连忙迈步赶去,夏卿语根本不理睬他,反而越走越快。玄衣从后方追上,猛地一把握住了她的玉手,将她生生拽停。

“你干嘛!”夏卿语娇喝一声转过头来。

就在玄衣打算用一个偶像剧的老式桥段一般趁机给她一个法式深吻的时候,一声锐器呼啸声起,一枚暗器朝着玄衣手腕袭来,玄衣本能的一挥手,巨大的掌力狠狠的抽在暗器上,暗器反倒以更快的速度回射而去。

“哐啷!”一名汉子迅速拔出手中长刀,一道白光闪过,暗器被其击落于恐怕薪酬还将水涨船高。一方面地,竟是一枚鸡蛋大小的铁胆。

“小子!我劝你最好放开你的狗爪!”在众多刀客的簇拥下,一名年轻男子迎面走来,他一袭华美的紧身劲装,手持镶满宝石的长剑,头冠高高的竖起,整个人看上去丰神俊朗,仪表堂堂。

“蒋舒克!关你什么事!”夏卿语蹙起秀美冷冷的叱道。

玄衣心道原来这就是闻名津海的浪荡公子哥蒋舒克,坊间传闻其空有一副好皮囊,实乃绣花枕头一个,典型的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如非有个好哥哥蒋舒华,凭他的所作所为一百条命都不够花。

蒋舒克高傲的看着玄衣,就像在看一只蝼蚁,鼻子里哼出两个字:“撒手!”

玄衣成心逗他一逗,故作胆怯的放开了手,但蒋舒克的脸色舒缓还没过一秒,更让他暴跳如雷的一幕发生了。

玄衣霸道的一揽夏卿语腰肢,将她紧紧抱在怀里,然后侧过头轻轻的吻住了她的侧脸。

比蒋舒克更为震惊的自然是夏卿语了,她呆呆的趴在玄衣怀里,眼里噙着泪花,脑子里一片空白:他怎么就吻我了?可是自己的心分明充满了喜悦,毫无半点厌恶感!自己这是怎么了?她双手紧紧的握着玄衣的衣角,从未和一个男人如此亲密的她整个娇躯都在微微颤抖。

玄衣看向怀中紧闭双眼满脸绯红的女孩,万万没想到她竟如此单纯,不禁有些后悔自己鲁莽行事,他伸手轻怕其背低声表达着歉意。

但在外人看来,眼前两人分明是处于热恋状态,正在耳鬓厮磨。

蒋舒克瞬间暴怒,他一指玄衣疯狂的吼道:“统统给我上!给我砍死这个小子拖去喂狗!”

“这。。。公子,当街杀人恐怕。。。”一名刀客犹豫着出声询问。

“就你话多!给我上!出了事我兜着!”蒋舒克重重一脚踹去,刀客根本不敢躲,只好硬挨一脚,老老实实的依令行事。

“住手!”夏卿语这时反应过来挡在玄衣前面厉声呵斥到:“大庭广众之下当街行凶,你们一个个是不是想尝尝监察司的鬼头刀了!”

“不用管这个贱妇!把她打晕今晚丢到我房间里去,男的直接砍死,监察司和老孔那里我去摆平!”蒋舒克咬牙切齿的望着两人愤恨的咒骂到,他对夏卿语已经完成失去了耐心。

“遵命!公子!”一共十二名刀客齐齐虎吼一声,留下六人保护蒋舒克,剩余六人挥舞着兵器朝着玄衣杀来。

早在蒋舒克暴走之前,玄衣就将其和一帮狗腿统统扫描了一遍,实力分布和大致武学功法已尽收眼底。蒋舒克不愧为津海头号绣花枕头,实力堪堪达到C级,十二名跟班中除了一人实力达到A-级,其余多为B级至B+级。玄衣当前实力虽然仅为B+级,但战力高达19800,距离A-级最低门槛只差不到200点,随时可以突破,况且唯一达到A-级的那人习练的好像是魔门一派的武功,自己的功法对其恰好有一定的克制效果,真正打起来完全不虚他。

夏卿语见众跟班气势汹汹的杀来拔剑正欲上前却被玄衣给拦下了,他刮了刮夏卿语挺翘的琼鼻极为装逼的说到:“护法大人,这些跳梁小丑就不劳烦您的大驾了,交给再下即可。”言毕见夏卿语摸着鼻子气呼呼的望着他,不由暗骂自己今天的小动作貌似多了点。

蒋舒克一众跟班见玄衣拦下了夏卿语不由得长舒一口气,他们生怕夏卿语加入战斗后万一被误伤了,说不准大伙中倒霉的某人要被边上的这位喜怒无常的蒋公子拉去抵命。想到这里众跟班不由感激起玄衣来,想着一会尽量给他留个全尸。

玄衣空着双手对敌,夏卿语却不担心,她知道玄衣最擅长的乃是徒手功法。对面的一众跟班见玄衣如此托大,大吼着迎了上来。

“嘭嘭!”

仅仅一个照面,玄衣轻松将当先冲来两人狠狠的击飞出去,紧接着他脚步不停一矮身直接撞进一人怀里,附带震属性的内劲透体而出,来人喷出一大口鲜血倒飞出去将后方两人砸到在地,三人犹如滚地葫芦倒作一团。

瞬间减员五人,只剩最后一人尴尬的握着大刀站在那里,两股战战,上也不是退也不是。

“还愣着干嘛?一群废物!通通给我上!快上!”蒋舒克又是一阵咆哮,对着身边剩余的几位跟班一通拳打脚踢。

那名实力达到A-的跟班小头目面色凝重的望了望玄衣对着剩余的几名手下吩咐道:“小马、小鹿你二人留下来保护公子,其余人随我一起上!”留下两名跟班保护蒋舒克,剩余五名跟班齐齐大吼一声一齐杀向玄衣。

玄衣不慌不忙,运起内力宛如身披金甲与五人战作一团。蒋舒克站在远处,嘴里不断的咒骂到:“一群废物,十几个人拿不下一个人,回去就叫大哥把这些废物通通扫地出门!”一旁的小马小鹿二人听闻话语皆面有怒色,内心里满是屈辱。

玉溪治疗白斑病费用
巴中治疗白斑病费用
千里送药物,“疫”重情更重:太极集团携手海外经销商无偿捐赠印尼一批中成药
友情链接